万利娱乐登录-阿根廷债务危机暂解或利好新兴市场国家债市

  原标题:阿根廷债务危机暂解或利好新兴市场国家债市 来源:金融时报

  8月4日,阿根廷与国际债权人终于达成债务重组协议。自去年12月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上台以来,多个国际债权人一直在与阿根廷政府就债务问题进行谈判。贝莱德(BlackRock)、安石(Ashmore)、富达(Fidelity)和普信(T Rowe Price)等大型对冲基金都位于谈判名单之列。但谈判进程并不顺利,坎坷丛生。如今,阿根廷与国际债权方达成协议,不仅有助于消除阿根廷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也有助于新兴市场国家主权债风险下降。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之下,包括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在内的全球债务大幅飙升,不少经济学家对新兴市场国家债务风险保持警惕。

  阿根廷债务重组谈判一波三折

  今年4月,阿根廷政府表示,无力支付一笔总额约5亿美元的债券利息,在30天宽限期后,理论上出现“技术性违约”。这是阿根廷第9次陷入债务危机。考虑到时局紧迫,部分国际债权人在今年7月联合提出了新的条款,并致信阿根廷经济部长古兹曼。古兹曼迅速否决了部分债券持有人的最新提议,称这些提议将“让阿根廷社会陷入更多困境,而我们不会这样做”。但随后,阿根廷也作出了一些让步。例如,阿根廷同意比预期更早地偿还部分债务,这被视为突破性的一步。

  分析人士表示,谈判双方其实都想尽快地结束这件事情,所以最终彼此都作出了一些让步和妥协,这是阿根廷债务重组方案得以“落地”的主要原因。达成一致的内容包括:国际债权人给予阿根廷大量债务减免,对新债务的条款进行调整,包括新债券将取代旧债券,用以增强债权人在未来任何债务重组中的权力。同时,阿根廷还将调整某些债务偿付日期等等。不过,该债务重组协议是主要债权人与阿根廷政府达成,所以还需要其他剩余债权人对此协议进行投票给予赞同或者否决。大部分市场人士表示,该协议遭到其他债权人否决的可能性很小。

  新兴市场国家债市存在向好因素

  如果阿根廷债务重组方案最终能够获得各方通过,这可能会为阿根廷其他债务谈判开启新的篇章,也将极大缓解该国的债务困局。例如,阿根廷目前正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进行谈判,寻求推迟支付原定于2021年至2023年到期的债务,但同时却希望避免本国被附加严厉的紧缩措施。自2018年以来,IMF已向阿根廷提供了440亿美元贷款。市场对阿根廷债务前景也抱有乐观预期。8月4日,受到阿根廷债务重组方案“落地”乐观消息的提振,将于2028年到期的阿根廷国债价格涨幅超过3%。

  与此同时,若阿根廷债务危机最终能够得到有效化解,可能会有助于新兴市场国家主权债风险下降,从而进一步利好新兴市场国家债市。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那些“超低”新兴资产的投资者获得回报。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 index)显示,新兴市场股市在4月至6月中出现了近10年来最佳季度表现。与此同时,尽管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对抗击疫情态度冷漠,但6月巴西却以低于预期的利率发行了35亿美元的5年期和10年期债券。这成为今年以来多个新兴市场国家有效利用全球资产市场融资的缩影,再度凸显出新兴市场债券表现平稳,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中表现不错的特性。

  综合来看,新兴市场国家债市未来仍旧存在不少利好因素。其一,从内部因素来看,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刺激有助于其经济恢复。今年以来,新兴市场经济体央行降息幅度超过市场预期,例如,巴西央行将基准利率调降75个基点至2.25%的历史低点;俄罗斯央行近两个月大幅降息125个基点至4.25%。除了大幅降息之外,购债计划在新兴市场中也越发普遍,非洲、拉丁美洲、东欧和东南亚的中央银行均重申需要利用此类计划,保持其金融市场的稳定性。

  其二,除了国际债权人与新兴市场国家债务重组谈判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之外,包括IMF、二十国集团(G20)等国际组织都对新兴市场国家债务问题保持关注并施以援手。新兴市场债市爆发大规模危机的可能性尚小。

  其三,通常来说,美元暴跌往往会对新兴市场有利。在7月美元大幅走软之下,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显示,美元贬值和美联储的宽松政策提振了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乐观情绪,新兴市场7月份吸引了约151亿美元的非居民净资本流入。其中,7月份有132亿美元的资金流入新兴市场国家债市。

  仍需警惕债务危机风险

  不过,整体来看,新兴市场国家债务风险仍然不容忽视。IIF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球债务飙升至258万亿美元,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达到创纪录的331%。对新兴市场而言,债务比率更是升至GDP的230%,创历史新高。其中,到2020年底,新兴市场将有约3.7万亿美元的债务到期,其中,以外币计价的债务将占总债务的近17%。

  巴西经济部此前表示,巴西6月份的赤字已达到了有纪录以来的最高水平,预计年底前债务负担将达到GDP的98%,高于去年的76%。哥伦比亚政府则预测,同期其债务占GDP的比例将从50%上升到65%至66%。而包括南非、印度等新兴市场经济体的主权债信评级已经遭到了国际评级机构的降调。穆迪估计,到2021年3月,13.7%的垃圾级新兴市场公司债券可能会出现违约。雪上加霜的是,目前新冠肺炎疫情仍旧在印度、南非和拉丁美洲蔓延,如果这些新兴市场国家仍旧无法控制疫情,且无法像发达国家通过额外增加财政支出来缓冲疫情冲击,这些国家的贫困程度可能会上升到30年前的水平。一旦贫困人口增多、经济下滑、债务上升等形成恶性循环的话,这些国家可能会爆发债务危机。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铁民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